7月至9月,主权财富基金的公司交易减半; GIC仍然活跃

作者:司城窒

<p>由于石油驱动的资金继续退居二线,第三季度与主权财富基金(SWF)参与的企业交易价值减半</p><p>新加坡的亚洲基金GIC和中国的CIC全部投入运营</p><p>据汤森路透数据显示,尽管交易数量从31个季度上升至38个,但主权财富基金参与的交易价值仅为141亿美元,低于修订后的4月至6月的283亿美元</p><p>然而,中国投资公司(CIC)以137亿美元收购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私募股权房地产交易商仓储公司Logicor,第二季度的总数猛增</p><p>在上一季度趋势的延续中,CIC和GIC仍然是最贪婪的基金,CIC参与了14宗交易和GIC 10.“活跃的主权基金是那些产生经常账户贸易顺差的基金,”Michael Power表示, Investec Asset Management的策略师</p><p>相比之下,石油支持基金近几个季度的收购率较低,反映了持续的低油价带来的限制</p><p>波士顿咨询集团(Boston Consulting Group)资深合伙人马库斯•马西(Markus Massi)表示,亚洲基金主导地位的另一个原因是,他们有专业团队寻找交易</p><p> “亚洲人正在积极地外出和侦察</p><p>如果你是一家私募股权公司而且你想要达成交易,那么去另一方已经拥有知识和能力的人就更容易了</p><p>“GIC参与了前三大交易,最大的是64亿美元的收购由新成立的公司Evergood 5为丹麦支付处理商网络提供支持</p><p>该交易得到了包括GIC在内的财团的支持,该财团由私募股权公司Hellman&Friedman领导</p><p>第二大是由另一家包括GIC在内的投资集团以16亿美元收购香港保险公司MassMutual Asia</p><p>财团交易数量的增加与不断膨胀的交易规模密切相关</p><p> “目前有太多的火力可供选择,你可以去寻找更大的资产,”马西说</p><p> GIC还为中国点对点借贷平台Dianrong筹集了2.2亿美元的资金</p><p> Power表示,大多数金融服务的进入门槛正在下降,因此主权基金需要通过多元化投资新的参与者来保护其投资组合</p><p> “这是技术驱动的颠覆者开始重新定义金融服务的含义,”他说</p><p>中投公司的八项投资来自医疗保健,一个备受追捧的地区,以及两个房地产投资</p><p>这是继上一季度的Logicor收购和CIC参与收购InterPark的财团之后,InterPark是美国最大的停车基础设施运营商</p><p>这次GIC获得了最大的房地产交易,....